澳门上葡京天地会

RSS订阅

澳门上葡京是一个会让人疯狂的娱乐场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澳门上葡京 > 网络社交 > 博客论证 >

这与大学一年级的状态正好相反

发布时间:2018-10-16 21:45编辑:急速飞驰浏览(109)

      有一句话说,你现在在哪儿是你过去两年来的选择决定的;你两年后在哪儿是你接下去两年中的选择决定的。我非常认可。

      优秀需要努力,而努力是不舒服的事情;长期持续做不舒服的事情,一定要有足够的动力;这种动力的重要来源之一,就是对于现状的不满足。

      「活在当下」,不论在做什么,专心致志的把眼前的事做好,再去想别的。不投入的时候,连玩都没有幸福感。

      当然有超级优秀的人从小就自己管理自己,但是多数人,特别是小的时候,还是要被逼一下的。毕竟,进步是个辛苦活儿,有几个人天生能够喜欢呢?当然,逼你的人也要有水平。

      目标越明确,这种渴求的痛苦,或者说怕得不到的痛苦,就越能驱动人们克服那种努力的痛苦。

      把这两条放在一起,因为我觉得没有兴趣很难坚持,而且没有兴趣时的坚持意义不大。为什么?坚持的意义不在于简单的重复。

      练习的难度和强度需要不断提高,换句话说练习的人需要不断突破自己。如果仅仅是无脑的重复1万小时就可以成为专家,那么我们每个人在20岁之前岂不都应该成为语言专家?事实上简单的重复可以提高熟练度,但是无法真正提高技能。

      在长达一万小时的历程里(以每天3小时计算大概是十年),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挑战自己突破自己,如果没有兴趣,根本坚持不下来。或者坚持下来了,也仅仅是把那些个动作做出来,而心思根本不在里边。

      有了兴趣,就可以坚持,而且是不断钻研的坚持,全身心全方位全时段的琢磨一个事情……这不就是著名的1.01的365次方的道理吗?1.01^365 = 37.8; 1.02^365 =1377.4; 1.01^730 = 1427.6 ...这样下去,想不优秀都难。

      功利心太强的时候,难免短视。短视的结果是稍微付出,发现没有回报,就想改变方向。很多人对于努力的态度是,除非我能明确看到回报,要不干嘛费心思?问题是凡是能立竿见影的事,多半价值有限。

      如果真有一个机会付出一块钱,能够保证收回两块钱,难道不是会吸引所有的人去做?而当所有的人都去做追求同一个机会的时候,那个机会就不再是机会了。

      我的理解,目标明确是从长远的战略上;功利心是指每天的心态。其实这也是优秀的重要素质之一,能够把看似矛盾的两种事物统一起来。

      清华大一是我有生以来学习最「用力」的时候,然而学习成绩却几乎是最差的时候。其实即使在当时,我也觉得有些不对,但是却懒于改变,或者说没有勇气面对这个问题。

      懒惰其实和勇气是直接关联的。每天起早贪黑学习是件辛苦的事儿,然而更辛苦的,其实是直面自己的弱点。

      我当时的问题,出在学习方法上。而我不敢面对这个问题,因为我觉得对我学习方法的疑问,基本上是在质疑我的整个人,整个人生。

      对于我来说,最容易克服的,就是体累;而在大一的时候,我的努力其实仅仅是体现在这个层级上的。而这个层级上的努力,往往价值极低。

      其中一个是说,其实通过大量的努力去优秀地掌握一项技能,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。换句话说,成为优秀的京剧表演艺术家,和成为优秀的跨栏运动员,和成为优秀的企业家,这里边有很多相似的东西。

      如果你真觉得自己优秀,就找一片天地证明一下,不要找借口。而你在任何一个方向上积累的这种优秀的习惯,在其它方向上往往会对你大有裨益。

      在过去六年中,我面试过接近1000个人,录用过其中的上百个人。我几乎每次必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有什么业余爱好,你坚持了多少年,你从中学到了什么。

      因为我坚信,一个人一旦在一件事情上有过坚持多年不断进步的体会,TA很容易把这种体会带到其它事情上来。因为这是优秀的重要特质。

      想要变得更优秀吗?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方向,先把时间和精力花进去再说。不要一步没有走,已经再想这样是否最优,这样是否投资回报最大化,这样是否一定有最好的结果……

      这些想法多数时候是没用的;或者说这些想法是对那些已经把功夫下进去的人才有意义。边走边想,边试验边琢磨,用事实和实际行动和时间证明一切吧。

      虽然讨厌工科,但是工科是我唯一有可能拿到奖学金的方向,所以只好忍下去。拼命学,成绩终于不差,但是厌倦有增无减。

      仅仅是做出动作,而没有精气神,是没有意义的。来美国了,真的有了生存压力。迫于压力,不得不做了很多不喜欢的事儿;勉强做出来的东西,最多只是二流三流,根本称不上优秀。

      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呢?我觉得是兴趣是激情。做自己有兴趣和有激情的事情是什么样的呢?

      给斯坦福商学院最著名的申请文章 What matters to you most, and why,我足足写了8个月。推倒重来的改动不下20次。在基本定稿之后,我逐字逐句的改了不知道多少遍。3000字的文章,每一句话,每一个短语,每一个单词都推敲过。

      因为我觉得我真的第一次可以不夸张地说,我使出了我的全部本领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斯坦福不录取我,那么应该是命运之神对我有其它安排。当然也不光是因为这篇文章。

      在长达一年半的准备过程里,我几乎做到了把全部业余时间都用来申请MBA。这不仅是我第一次这样努力,而且是我第一次努力了这样久,而且是我第一次在并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努力了这样久。

      也因为这段努力,我心里有种暗暗的自信。因为我知道,即使申请不到MBA,只要把这种努力程度用到别的地方,我也一定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。

      准备了一年半,终于提交了申请。在斯坦福结果揭晓的那几天,说不紧张是假的。太多期待,太多付出,太多感慨。

      话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,当我听到「congratulations,你被斯坦福商学院录取了」的时候,我的手都麻了。从来没有那么兴奋过。

      要不满足于现状,要敢折腾,要dream big。申请MBA这件事教会了我许多:

      1)在咨询一些过来人的时候,他们都劝我不要申请斯坦福,因为我的硬件条件不够好,而斯坦福录取率太低(一直低于10%)。而我觉得,我就是喜欢这所学校代表的一切,就是要试一试。最多就是没有被录取,又能怎样呢?

      2)在准备的时候,我就把我的心路历程都写在了博客上。有好朋友说,你这样做不怕到时候不成功没面子吗?我说,我就是不想给自己留任何后路。

      3)回过头来看,斯坦福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折点,让我重活10遍我仍然会做出一模一样的选择。

      要想优秀,首先要敢于伸手去够那些更高的果子。很多时候把手伸出去把脚踮起来,已经战胜了90%的人。

      不敢伸手的人怕的往往也不是失败本身,而是没面子。问题是,谁在看你啊?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,我们最在乎的人,还是自己。那个成天以嘲笑别人失败为乐的人,基本肯定是个loser。

      我的经验是,只要把心血花进去,其实辛苦不会白费。即使得不到眼前最直接的目标,这些辛苦会在未来某天生出利息。

      而且,很多时候,即使我们不努力,那些省下来的精力也并非去做了更有意义的事,而是散落在朋友圈电视上网聊天里,什么痕迹都没留下。

      不敢伸手的人还有一个常见理由:我还没有想好目标/方法/方向,等我想好了我就出发。

      越是复杂的事情,越是不能靠空想;越是重要的事情,越要边走边想。一方面,空想的东西往往不成立;另一方面,把事情做起来,会给我们很多灵感。

      有的时候,Good is the enemy of great(好是卓越的敌人)。手里已经有了什么,就容易被牵绊,就容易患得患失。去够更高的果子,肯定有风险。然而没有风险却又高回报的路,哪里存在啊?

      这是我自愿选择的事情,所以我非常清楚我为什么来上这个学。当目的清楚的时候,做事就变得有条不紊。学校提供的机会特别多,从优秀的教授、到有趣的社团、到每天都有的讲座……

      虽然目不暇接,但是静下心来的时候,还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。比如我感兴趣的课程(组织行为学),我就拼命选;我不感兴趣的课程,我就只做到及格。

      因为是自觉自愿的选择,所以再苦再累也没有抱怨。苦完累完,更多的是满足和踏实,还有踌躇满志。

      因为是自觉自愿的选择,所以和旁人比的心态也少了很多,更多是在和自己的目标去比。而且追求自己目标的同时,也能去享受整个过程。

      因为是自觉自愿的选择,于是会更用心。这与大学一年级的状态正好相反。那个时候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早出晚归,脑子却并没有真正用进去。MBA这两年,对于我感兴趣的课程,我是真的把心思放在上边了。

      最明显的例子,是斯坦福商学院的「奇课」:Interpersonal Dynamics(人际动力学)。

      因为投入,因为用心,因为心甘情愿,这门课让我有凤凰涅槃一般的经历。毫不夸张的说,这门课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
      两年的学习经历,让我收获了知识,也收获了朋友;更重要的是,开了眼界。知道这个世界原来如此丰富多彩,知道了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多的活法。

      知识和技能往往足够努力就可以获得,而胸怀和见识却不是一个人独自努力就可以拓展的,还需要周边的环境等诸多因素。

      如何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,而少被自己的局限性所局限呢?学会换个角度看问题。

      但是换个角度看问题很难,因为我们看这个世界的唯一视角,就是自己的主观视角。怎么办?

      原本你觉得自己很懂的地方发现山外有山,原本你认为很简单的东西发现在别人手里可以别有洞天,原本你深信不疑的理念发现其实并不一定是绝对真理,原本你不屑一顾的理论发现其实自己的不屑其实来源于不理解……

      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多了,会让人变得更谦逊。我对谦逊的理解,不是在遇到优秀的人的时候肯学习,而是在任何时候都如履薄冰一般不敢对事情随意下结论,因为知道自己的局限性。

      有了对世界的多样性的敬畏,有了对自己的局限性的认知,接受不同角度的观点就少了一些障碍,换井观天的意愿就会强很多。虽然终究我们还是只能看到自己头顶那一小片天,但是至少在我们心里可以装得下那些看不到的天。

      斯坦福的两年,是快乐而充实的两年。这两年,其实很奢侈。一个成年人,放弃工作,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专职学习新东西,专职思考未来,澳门上葡京专职尝试不同的事情。每当我回头,都能为自己有那样一段经历而感恩。

      读MBA,最重要的思考可能就是职业选择了。因为绝大多数人读MBA不是为了换行业就是为了换职能。某种意义上,MBA把大家各自的起跑线洗牌重组了一下,于是每个人都面临很多选择和机会。

      我当时对于职业选择只有三个要求:1)回国,2)管理,3)global pay。

      在拿到几个offer的情况下,我很快选择了Danaher,因为当时觉得和自己路数最一致。

      一想到熬几年可以成为总经理,而且轮岗的时候可以把我在销售市场等方面的短板都补上,而且是和咨询公司一样的pay(还有stock option),我就选择了Danaher。

      去Danaher其实还有其它分公司可以选择,最终我选择了牙科。原因有二:

      2)当时这家公司在全球是数一数二的,但是在国内还很小,我觉得我有机可乘。事实证明,我这两个判断都是正确的。

      在美国总部工作了两年,总体而言平平淡淡乏善可陈,除了我做销售的那段经历。这家公司是个销售主导的公司,我一进公司,立刻被告知我做牙科生意,最大的短板就是销售。虽然我极其不情愿,但是也没办法。

      有一天,总裁问我销售进展如何。我说,呃,努力中。他笑着说,你什么时候卖掉第一单,什么时候回国。

      坐在电脑前回想当年的囧,我自己都觉得搞笑。今天的我再去做那些事,虽然不能说驾轻就熟,但是肯定不会那样难受。为什么?因为经历过了。

      优秀的来源是进步,而进步的本质就是不同。只有做不同的事,用不同的方式做事,才有可能有进步。

      而第一次做不同的事或用不同方式的时候,一定不擅长啊,没做过的事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擅长呢?

      我觉得最重要原因,就是怕失败,怕被人否定,怕被人嘲笑。但是,仔细想想,其实别人对你的嘲笑,如果对你造成任何伤害,都是你自己允许的。

      但是因为怕失败怕被嘲笑怕没面子,而不敢去尝试不同的事情,这大概是优秀的最大敌人。

      马云说,男人的胸怀是让委屈撑大的。我说,人的胆量是让窘境撑大的。没有胆量,不可能真正的优秀。

      卖出了我人生的第一单,也差不多该回国了。2010年初,我正式被派回国内。

      那时的公司,百废待兴。公司刚刚成立没几个月,除了办公室几乎什么都没有。我回来才两个月,总经理因为和美国总部闹不和被解雇,于是公司更加混乱,我成为临时的负责人。在随后的几个月里,我真的尝到了又当爹又当妈的滋味。

      公司要发展,第一步就是雇人。当时我同时和四五个猎头打交道,筛简历排面试走流程;以致有好几个猎头以为我是公司的HR经理。

      公司要卖货,第一步就是备货。我是所有人当中最懂产品的,于是我硬着头皮在几万个货号当中挑(xia)选(cai)那些最有可能在中国大卖的。定的多了怕库存高被美国老板骂,定的少了怕断货被代理商骂。

      销售代表雇进来,没有人做培训,我来。从产品到理念,从公司文化到规章制度。

      破破烂烂搞了几个Excel表格,自己都看不过去。好在美国财务一看我们这个状况,也就不逼我们了。

      和两个同事熬夜两天拼凑了一个PPT出来蒙混过关,居然还获得好评。签不到代理商,我和销售经理一起上阵,各种画大饼喝酒搂着脖子称兄道弟掏心窝子拍胸脯。

      直到公司重新招到一个总经理,然后我从临时负责人被放到市场部经理的位置。我多少有些失落,但是我一点不后悔,因为那段日子我学到了很多。

      我本科毕业就出国,在国内没有任何工作经验。对国内的牙科也知之甚少,基本上是从零开始。其实如果不是公司一片混乱,也轮不到我做很多决定。

      也许有人在那个情形下会做不同的选择:城头变幻大王旗,是不是应该看准方向再努力,否则万一站错了队怎么办?

      或者说,是不是应该先谈条件再付出,省的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?也的确有人劝过我,说我没必要那么较真,又不是自己的生意,不过打工而已。

      我好不容易给自己争取到了一个能够体现价值的机会,我不想浪费。我平庸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,我要shine。我要把我的全部能量都释放出去,看看自己到底能做出些什么。

      而且从完全功利的角度上说,这段经历让我迅速的了解了公司各个职能部门的意义和做事方法,而且也帮助我和美国总部的各个部门建立了关系。只有做得多,才能学得多;只有够操心,才能有收获。老天在这个问题上,是公平的。

      说句实话,不在乎很难。但是,我们终究要有取舍。如果没有承担,就没有学习。

      承担得多,自然付出的也多。我有一个理论,这个理论就是如果你不能做决定,或者做决定之后不能承担这个决定的后果,你就无法真正学习。

      越好的公司,流程和制度越完善。流程和制度很像保护轮,它们最大的意义,就是让我们不犯错误、少犯错误。流程的最高境界,其实是「防呆」。

      防呆是什么意思?就是呆子都不会做错。那么我们想想看,我们每天在这样的系统里做事,我们的大脑能够得到多少刺激,获得多少进步?

      如果你在有一个管理起来事无巨细的老板,你能学到什么东西?因为这样的老板就好像那个一直扶着你骑车的人。你的确摔倒的概率降低了,但是你也基本上失去了学习的机会。

      更可怕的是,你可能还觉得自己做出了很多成就。在一个优秀的平台上工作,你有时候很难分清,什么是你的作用什么是平台的作用。而多数人在这个时候都会倾向于认为是自己的作用。比学不到本领更糟糕的,就是明明没有学到,但是还觉得自己很牛。

      回国的前三年,是最累的三年,但是也是最开心的。看着团队一天天壮大,看着自己负责的生意一天天成长,看着自己负责的品牌越来越家喻户晓,也能感受到自己对于行业、管理、和生意的认知逐渐加深。

      第一个变化就是公司人数超过100的时候,不是每个新员工都叫得上名字;第二,随着各种规章制度和流程的建立,官僚机构的感觉逐渐开始出现;第三,随着公司规模变大,层级变多,结构变复杂,政治的味道开始出现。

      其实,这些现象都是难以避免的,甚至必要的。毕竟,一个大外企不可能很随意的做事。为了确保公司不犯低级错误,肯定要通过种种制约手段,让一个人的不小心不可能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。

      但是对于我来说,这种按部就班的日子越来越难熬。每天处理200封邮件不再让我觉得日理万机创造价值,而越来越觉得流于形式,因为太多的邮件都是关于申请批准或者给予批准;一年到头做PPT,不再觉得是实现自己脑中的想法,而是觉得在应付差事。

      随着对公司的业务越来越熟悉,随着过去几年的积累逐渐在市场上越来越有效果,随着团队的建制越来越完善,我的日子越来越轻松。

      销售有经验丰富的全国销售经理帮忙搞定,市场部有几个部门经理搞定执行细节,我似乎有越来越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但是仍然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

      我第一次在周一早上有不想上班的感觉;以往的我想到去公司要设计的项目,要完成的事情,有按捺不住的兴奋。

      其实那一年是我回国以来最轻松的一年,业绩好,人缘好,职业发展也好。回国4年,晋升3次,被总公司作为重点培养对象;

      经常去参加一些针对总经理级别的培训和会议,而我往往都是里边最年轻,级别最低的人。我知道,只要再熬一两年就会成为某个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    但是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想熬了。因为我想到乔帮主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的一段话。

      而我当时的状态,已经不是「假设这是生命最后一天,你想不想做这些事」的问题了;而根本就是,我真的多一天都不想再做,不管我生命还有多少天。

      即使我换一家公司,情况也不会有什么改变,事实上很有可能更糟。想清楚这些,我意识到,创业是我唯一的路。

      他比我低一届,所以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打交道不多。吃过几次饭,聊过几次天,他还因为选课的事情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大概仅此而已。

      所以当时他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再一次听说他是在同学聚会的时候,有人谈到他在做一个化妆品网站。

      当时人们的普遍看法是:一个大男人,又没有电商经验,做化妆品网站怎么可能成功?我也觉得大家的分析挺有道理。

      再一次听说,就是关于他的网站如何火,什么一天就做几千万云云。然后大家就各种羡慕嫉妒恨,我也不例外。

      再后来的故事,基本上百度都搜索得到了。总而言之,他用三年时间把一个化妆品网站做到NYSE上市,成为NYSE的220余年历史上最年轻的CEO。

      他也一瞬间成为斯坦福校友中最家喻户晓的一位。如果你让我描述一种典型意义上的登峰造极的成功,那基本也不过如此了。

      这样的故事,发生在身边,对我影响很大。我突然有点看不上自己原来做的那些事情。总觉得比起他来,我管的那点生意,有点不值一提。

      和他的成就相比,我做的事情显得如此渺小。更可怕的是,按照我当时做事的趋势,如果画一个延长线年之后,依旧不能和他相提并论。这个想法,深深地动摇了我。

      与人比,是一切痛苦的来源。这道理我懂。但是,如此具有可比性的人,反差如此之大,还是让我不能淡定。

      我的父母都是老师,我从小成长在学校院里。上大学、出国、工作,全都是中规中矩的路数。

      当我把创业的想法告诉我太太的时候,她说:我肯定支持。因为我理解你有多么想做这件事,如果我不支持,你会记恨我一辈子的,哈哈哈……

      那时我们刚买房,而且准备要第二个孩子;创业意味着拿原来20%不到的薪水,生活水准肯定要下降;而且这种下降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……在这种情况下,她还肯支持我,我很感激。

      我的父母知道以后,一方面很担心,另一方面还是支持。他们做了一辈子老师,根本没什么积蓄,但是他们居然做好准备全部拿出来给我用。

      这就是父母,永远想着自己的孩子。70多岁了,还在为自己奔四的孩子操心。写到这儿我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      他知道我的想法之后,专门对我说:我这辈子就是这样了,平平淡淡的,没什么成就。但是我支持你创业,年轻人就是应该闯一闯。

      你在前边好好干吧,我们在后方全力支持!我当时特别感动,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。这番话听着,就好像是老派电视剧一样,然而我知道里边的情分。

      然而最终推动我走出那一步的,是我哥,亲哥。他长我14岁,非常优秀。从小他就是我的榜样:出国、回国、做管理,我无一不是在追随他的脚步。

      当创业的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,我第一个告诉了哥哥。没想到他比我还兴奋,他对我说,「你一定要去做,这么好的市场,为什么不做?而且你的性格,你的特点,很适合去做这件事。」

      当我的创业想法略有雏形的时候,他说:「我要是年轻10岁,也辞职跟你一起去做。就算别人不投资,我也要投资你」。

      本来我非常的瞻前顾后,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,一会儿觉得放弃了已经拥有的一切很可惜,一会儿觉得创业这事根本没有那么靠谱,一会儿觉得活那么累干嘛轻轻松松不也挺好……但是他的热情突然让我觉得我好像没必要再犹豫了。

      当你的同学把考90分当作天经地义的时候,和当你的同学把考60分当作最高要求的时候,你会如何设定你的目标?

      当你的同事成天抱怨指责偷懒的时候,和当你同事每天学习思考进步的时候,你的状态会是怎样的?

      不能同意更多。我觉得道理很简单,因为你的配偶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任何人,所以Ta就是你环境中最重要的因素。

      你配偶的世界观价值观为人处事,必定对你有极大的影响。或者正面,或者负面。

      还有一个说法,说你最终拥有的财富,是你最要好的五个朋友的财富的平均值,细思极恐。

      如果同学当中有人成为亿万富翁,会让多数人对于如何定义财富上的成功,有新的思考。至少我是如此。

      离开公司的第一天,感受还是蛮奇怪的。一方面跃跃欲试,觉得天高任鸟飞;另一方面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没底。

      从来没想过创业会容易,但是确实没有预想到自己遇到的那些困难。自己做事了,才发现那些被说了一百遍的创业的苦都是线)没有后方,都是前方。

      在大公司的时候,面对客户是前方,回到公司里是后方。创业,特别是初期,根本没有后方。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问题。想要解决问题,又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原来可以依赖公司的资源,自己的团队,个人的积累;一个初创公司,什么都没有。如果你想让一件事发生,那么你最好直接确保它发生。

      有那么一句话我特别认同,「创业给你自由,创业给你自由让你把你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献给工作」,的确如此。然而最熬人的还不是工作,是焦虑。

      创业之后,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就模糊了,不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,只要稍微闲下来,脑子自动开始考虑工作的事情。

      根本是不由自主的,而且基本上对所有其它事情都不感兴趣。有一半时间是在思考各种可能性,还有一半时间是在焦虑,各种担心。方向,团队,生意,融资,或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焦虑什么……

      我觉得,抑郁就是没来由的焦虑。焦虑居然成为常态。原来在公司的时候,只要下了班,只要我想,多数时候还是可以把工作暂时放在一边。

      因为本质上,在大公司里,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大不了的。实在不行,我换个地方一样打工。然而创业不同,因为责任。

      家庭:我拿着不到原来五分之一的工资,每天忙得顾不上家里,全家人的生活质量都受到很大影响,关键我还不能保证这种日子要持续几年,而且持续几年之后一定会有什么结果。所以我必须要考虑清楚创业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如此彻底的负责,对人的心态影响很大。除了压力之外,最大的不同就是不再指责。因为指责在这里不值一分钱。创业是我自己的选择,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除了想办法解决,没有第二条路。如果要指责,我也只能指责自己。

      他们描述点子的时候总是唾沫星横飞,绘声绘色,结合当今国际形势和最新科技潮流,各种巧妙和创新;然而他们永远只停留在点子阶段。

      雇的每个人,做的每个决定,选择的每个供应商,花的每一笔钱,制定的每一个策略,一个企业就是由千千万万个这样的细节累积而成的。

      这些「好点子」,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很优秀,很有想法。于是更加安于现状,或者更喜欢评头论足。

      然而,直到迈出第一步,这些点子都是虚的。有人说没有能够幸存到A轮的商业计划书。

      所有的生意的方向,都是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出来的。所有觉得凭着一个点子就能创业成功的人,多半没有闯过业,甚至根本没有做过什么高确定性的事儿。

      可是一旦迈出了第一步,哪怕是很小的一步,或者是晃晃悠悠的一步,真正的learning就开始了,真正的进步才有可能开始。

      不要纠结她是否喜欢你,不要纠结什么是最好的搭讪方式。立刻行动起来,追!很多事,只有做了才知道怎么做。

      不要踌躇那些未知的事情,不要担忧那些风险。拿出简历来,现在就开始改;找到猎头的电话,和他们聊聊;去招聘网站上,看看都有什么机会。把offer拿到手里再考虑要不要换也不迟。

      * 作者:塔尔盖,清华本科,斯坦福MBA,创业狗一枚,公众号ID:Ta_Ergai,由于篇幅所限,本文删减了部分,原文链接

  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